吐衣_ALTER

只会说可爱的废人

真くん、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水平比较菜只能画到这种地步啦qaq是第二个生日!明年!后年!我一定能越画越好看的!!
一直以来陪伴着你真的很开心!!

毛毛生日快乐ヾ(❀╹◡╹)ノ~

感谢大佬的问卷!!

xjb填了一下并不怎么好笑……非,抽到的也不多,如果有不对的偷偷告诉我一声×

是个听日配比较多的玩家(


我爱君子剑和流光银刀一辈子!!

旁友嗑一口曦孤吗


【ES/泉真】无罪者02

☆PSYCHO-PASS的paro,私设和bug遍地
☆cp为濑名泉×游木真,微量的朔间凛月×衣更真绪
☆自嗨产物,文笔差还水的一笔,只能尽量流畅一点
☆双线,过去和现在,(为了防止自己弄混)会标注past/now

☆日服卡池令我爆炸,hekk你就是我爸爸

【now】

游木真跌跌撞撞地跑向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是在实际约定时间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明星昴流相当眼尖,老远就在向他招手,嘴里还不停叫着:“阿木~阿木~”

游木真终于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样子颇为狼狈,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说,眼镜也是歪的,脑袋上还有一搓头发不甚服帖的高高翘起,显得有些滑稽。

“诶?阿木你怎么喘成这样?公安局的工作怎么可以体力这么差,我们还是现在再去跑两圈吧………小北你干嘛!”

冰鹰北斗径直无视了被他狠狠砸了脑壳的明星的抗议,关心地问游木真:“游木,你还好吗?坐下来歇一会吧,想喝什么?”

游木真疲惫地靠坐在椅子上,“我都可以……能提神的就行了。”

“阿木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呢!”昴流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点一样笑了起来,不出意料地又被北斗打了一下。

“游木,最近公安局很忙吗?不过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大案子啊?还是你还没能适应公安局吗。”北斗关切地问道。然后又被明星插了嘴:“小北,你这不是看不起人吗!就算是阿木,都入职三个月了,怎么可能还没适应!”

游木真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明星君好过分——!”

不过他说的也没有错就是了……我可不就是入职三个月还没适应,游木真有点自暴自弃地想。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游木?”

“不不不。”游木真连连摆手,“真的不算什么啦。就是有一个……前辈,也算是我的下属吧,他一直都对我态度很奇怪……”

“唉?阿木!他是不是欺负你!我去打他!”

“明星!”北斗又给了他一拳,“好好听游木说,不要插嘴。”

“他不是欺负我啦!就是……经常粘着我说一些很奇怪很恶心的话,态度太过热情了。”游木真皱紧了眉头,“我是不是哪里不小心得罪过他,弄的他这么讨厌我?”

“什么话?”昴流好奇地问。

游木真欲言又止,脸也憋的有点红,最终还是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就什么……喜欢啊,之类的。还自称是我的兄长,最常说的也就是夸我脸长得漂亮了。”

明星昴流有点懵了,茫然地眼神求助冰鹰北斗,北斗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所以,你怎么会觉得他讨厌你?”……不是看上你了?

“可是。”游木真抬起头,一脸茫然,“他只夸过我漂亮。”

“上个月吧,有个网络犯罪的犯人,我很快就找到了犯人的IP和位置,大家都说我技术真的很厉害,连局长都夸了我好几回。”

“只有他,什么都没说。看上去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讨厌我吧,觉得这种技术也就勉强能见见人。毕竟我平时的基本训练几乎都是在拖后腿呢。”

游木真无奈地笑了笑。

“在他眼里我只有脸是优点吧。”

昴流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木加油你一定能成为最棒的警察的!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个前辈用敬佩的语气说你是最优秀的!”

他力道有点大,游木真被拍得有些疼,但是心里还是有一股暖意涌了上来。

他正了正色,“我会努力的,最好不敢说。但我一定会让前辈认同我的!”

——————————————————————————

“啊啦小泉,还在练习?”

濑名泉没有理他,以干净利落的动作将对方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立体影像消失以后,他才抹了一把汗,施舍给鸣上岚一个眼神,“什么事?”

“诶?小泉忘了吗?今天是我们俩值班啊,人家才特地来叫你想和你一起去的。”

“烦死了,这种事情我当然记得。”濑名泉一脸不耐烦的模样,“等我洗把脸,马上就去,你先过去吧。”说完就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完全没有要等鸣上岚的意思。

鸣上岚小跑着跟了上去,“小泉以前值班可积极了,今天居然这个点了还在练习。嗯,让人家猜猜,今天是小真绪值班不是小真,所以你没动力是不是?”

“你好烦啊!既然知道就不要说出来!”濑名泉头上已经可见隐隐的怒火了,“什么嘛,不过是和衣更换了一次,怎么排班表干脆都改了。”

“我就知道。”鸣上岚咯咯笑,“小凛月也是抱怨了很久呢,从昨天一直睡到现在,不知道有没有醒呢。”

濑名泉没理他,走近了水池,打开水龙头。

“不过小真绪当值,小泉还是会去,小真值班的时候,不知道小凛月会不会及时去呢?”

濑名泉猛地关掉了水龙头,“他要是敢欺负游君,我绝对不放过他!不对,要他干什么,我直接去找游君和游君一起值班就是了。”

鸣上岚无奈,“不行哦小泉,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超烦人! 啊——真是的,还是让他们把排班表换回来吧!”

“去求求小真绪吧,那孩子也在为时间没和小凛月重叠而发愁呢。监视官提议的话,应该比执行官有用吧。”鸣上岚建议道。

濑名泉突然就转头又大步走了,“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去找那个衣更说。”

鸣上岚完全跟不上说风就是雨的濑名泉的思维,也只有叫着“等等”快步很紧了上去。

“话说小泉对小真真的是很执着呢,明明小真才入职三个月。小真绪那边是幼时玩伴人家倒可以理解呢……小泉以前也认识小真吗?”

濑名泉的步子顿了一下,“不。”

“不认识。”他又说了一遍。

鸣上岚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啊啦,那就是一见钟情了。呵呵呵,年轻真是好啊~”

一见钟情…吗?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有错啊。

“加油哦小泉。”鸣上岚冲他眨眨眼。

“………你好烦啊。”濑名泉有点无奈地笑了起来。

是的,我已经接受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一切重新开始就好了。

对吧,游君。

————————————————————————————————

【past】

“诶?小濑还在写报告?”朔间凛月摇晃着罐装果汁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明明已经应该下班了的濑名泉依然对着电脑键盘抓耳挠腮,他凑近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居然还在写几天前的任务报告。

“我都说了我只是想确认下,莲巳那家伙却偏要我写清楚,真是超——烦人!”

朔间凛月顺势往桌面上一坐,想起副局长莲巳敬人出了名的漫长说教,口气有点幸灾乐祸,“嘛,副局长就是那种类型的人。话说回来,我也想不通呢,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那样。”

突然举起支配者,径直对准了刚刚靠近的自称游木真的人。

“犯罪系数,低于20,不是执行对象,扳机上锁。”

放下支配者的时候,迎接他的是绿瞳中终于出现的名为惊讶的波动。

濑名泉烦躁地把自己的银色卷发弄的更乱,“所以我说我只是想确认!”

“是吗?”朔间凛月语气凉凉的,“人家都放出证件了,也有支配者的使用权,没什么可以质疑的吧。”

“这叫谨慎!谨慎懂吗!”

当然不是这样的理由,濑名泉自己心里清楚,但是真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大概也就是,生气了罢了?气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看清游木真的整张面容、尤其是眼睛的时候,就是有一股无名邪火在乱窜,这点他当然不会和别人提起。

朔间凛月已经迅速把手里的果汁喝完了,仰头把易拉罐晃了两下,确认喝光了以后随手一扔,引得濑名泉狠狠瞪了他一眼。

“呐,今天是小濑值班吗?”

“不是我。”濑名泉似乎是想到了报告该怎么写的令副局长满意,手上打字速度飞快,“我只是想把报告写完再回家,值班的是那个游木吗?”

“啊。”朔间凛月突然哑了一秒,“我想起来了,游木监视官说他今天和二系的守沢监视官换过了。”

“哈?你不早点想起来还问我,睡间,你最近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诶——”朔间凛月声音拖得老长,“小濑这么说我好过分啊。我虽然是吸血鬼,但是在吸血鬼里年纪不算大啦~都是那个游木监视官的错,我对血不好喝的人不感兴趣,他讲的话我当然记不住啦。”

濑名泉斜了他一眼,对吸血鬼这个疑似中二病的设定没有发表评论,反而顺口接下了他的话茬,“你怎么知道他的血不好喝,你不是就喜欢看上去白白嫩嫩的人的血吗?那个游木,其他不说,皮肤真的挺不错的。”

“皮肤是不错啦,感觉轻轻一咬就会破了。不过重要的是气味,气味!”朔间凛月摇了摇头,“他的气味太寡淡了,闻着就提不起食欲,不像小濑,小濑的血是‘人类’的味道呢~”

——————————————————————

濑名泉最后也没和朔间凛月纠结到底什么样的血才有“人类”的气味。他很快地写完报告收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第二天再交,大步踏出公安局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劳累。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是很好,天空阴沉沉的,不出太阳,却也没有大雨将至之前的闷热之感,偶尔吹来的风凉飕飕的。

濑名泉腹中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即使很累,他也决定自己去采购一些东西回去做晚饭。现在的科技很发达了,家里的智能系统完全能替他做出符合卡路里标准的健康又美味的晚餐,但是濑名泉很喜欢那种亲手做饭的感觉,他一直坚持着三餐自己做,俨然已经算自己的兴趣之一,并且厨艺还很不错。

住的公寓旁边有个不大不小的便利店,卖的东西也不错,最主要的是很方便,下班时顺路就可以买些食材回家。他已经花费了半个路程的时间决定好了今晚超低卡路里预定的蔬菜沙拉的晚餐,甚至做法也已经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差食材这个东风。濑名泉的疲劳感也越来越强烈了,只想赶紧奔向目标柜台,买完就付钱走人,速战速决。

然后他看见了游木真。

不得不说游木真在人群中真的很好认,他的脸属于那种精致到让人难以忽视的类型。濑名泉不太愿意承认那是他非常喜欢的长相,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场合不太对,光线也不是很好,回到公安局的办公室仔细一看,确实是挑不出毛病的面容。虽然神情很淡漠,平时看不出什么情绪,说话的语气也是四平八稳的,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真的像是人偶一样了。

而人偶先生站在冰柜前,盯着里头的牛排,手微微指着标价的牌子,一个一个过去,还是没伸出来取出那个。

“你要牛排的话,这个比较嫩,分量也适合,性价比比较高。”

游木真眼皮跳了一下,侧头看见自己新工作的银灰色卷发的前辈,伸长了手,取走他刚才指的牛排。

“晚上好,濑名前辈。”游木真的语气很谦恭。

啧,又是这种语气,濑名泉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邪火又一下子窜了上来。

“晚上好。”濑名泉用不耐烦的眼神上上下下扫了游木真一圈,“你不是和守沢换了值班,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结果倒是很悠闲地在这里挑选食材啊。”

“我有事情的。”游木真辩解了一下,然后微微低下了头,“不过已经结束了。”

“喂,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不过既然结束了,还是赶紧买完东西回家休息吧。接下来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大事,你可别拖我的后腿。”

游木真眨了眨眼,模糊地察觉到了面前冷面的前辈有些蹩脚的善意。北斗说过的,接受了别人的善意的时候要………

“谢谢你,濑名前辈。”

他的声音如同清晨初啼的小鸟的鸣叫声,不轻不重地压在濑名泉的耳膜上。濑名泉突然没来由地烦躁,“我没什么值得你感谢的,快点买完东西走吧。”说着就大步流星不管不顾的走开了。

游木真点了点头,踏着小步伐紧紧跟上。濑名泉转头看了两手空空的游木真一眼,诧异地问:“你不是要买牛排的,怎么没拿?”

“不……那个。”游木真低下了头,“我买了也不会做,所以就不拿了吧。”

“哈?那你家的系统呢?会帮你处理食材的吧。”

“我拆了。”

濑名泉猛地停下了脚步,害的后面紧跟的游木真一时没留意就撞了上去,然后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连退三步,拼命鞠躬道歉。

“你刚才说什么?拆了?”

游木真这才停止了动作,抬起头,“对啊…它好吵。北斗说了,我在家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北斗是谁?自己的喜好又是什么东西?所以拆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程序?

莫名其妙。

不过濑名泉算是明白了一点,这个突然出现的,叫做游木真的后辈,生活能力趋近于零。

濑名泉心里的烦躁突然一扫而空了,这个长相精致但是古怪而又笨拙的后辈,出乎意料地让他前所未有的感兴趣。

不……应该说是意料之中吧。

“濑名前辈??你要去哪?”游木真诧异的看见濑名泉掉头原路返回。

“你不是不会做牛排吗?”濑名泉回头,似笑非笑,“再买一块,我来做,来我家一起吧?”

【ES/泉真】无罪者01

☆PSYCHO-PASS的paro,私设bug和ooc遍地
☆cp为濑名泉×游木真,微量的朔间凛月×衣更真绪
☆基本就是自嗨
☆文笔真的很差劲只能尽量保证流畅一点
☆双线,现在和过去,(为了防止自己弄混)会标注past/now

☆小真生日快乐,愿意做你的提款机

【now】
游木真偷偷探进头,在办公室里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个银发的青年。

“呦,真,你来了。”衣更真绪发现了鬼鬼祟祟的游木真,大方地打招呼,“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不进来?”

游木真踌躇着,眼神三百六十度扫视了整个办公室,再三确认以后,才走了进来,叹了口气:“幸好泉前辈不在。”

“游君找我?”立即就有人在他身后吹了口气。

“啊啊泉前辈!”游木真吓了一跳,如同受惊的松鼠一般一下窜出去老远,“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 游君走进公安局的时候我就一直在了哦♡”

“…………我该怎么吐槽?等下!不要突然扑过来!!”

游木真一直以来都拿濑名泉没办法。他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这个本应作为他的部下的执行官,为什么成天粘着他说一些肉麻到有点恶心的话。

比如现在。

“ 游君等下一起吃午饭吗?♡”

“……不要。”

“那就晚饭吧♡”

“晚饭我要回家吃。”

“诶? 游君真是狠心呢, 哥哥都受伤了。”

“明明是泉前辈又在说一些奇怪的话!”

衣更真绪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拌嘴,等游木真终于被濑名泉气得无法反驳时,他才开口打断了他们:“那就换班了,我走咯。加油啊真。”

游木真对着衣更真绪马上就换上了笑颜:“嗯嗯,衣更君辛苦了,好好休息~”

衣更真绪冲他微笑了一下,然后走了两步,努力地晃着工作台上趴着的人,“喂喂,小凛,醒醒了,下班了哦~”

工作台上黑发的人毫无反应。

衣更真绪将他晃得更厉害了。

朔间凛月终于将脑袋从桌面上拔了起来,睁开猩红色的眸子,抬眼看了一下自家的监视官,突然绽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对着衣更真绪径直张开了双臂。

衣更真绪一愣,明白了他的意图以后,却是感觉身体不受大脑控制一般,非常顺手地伸手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

“真~君把我送回去再回家吧~”像树袋熊一样扒在衣更真绪身上的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

“好好, 我先送你回宿舍就是。”衣更真绪对游木真无奈的笑了笑,径直抱着凛月就出去了。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的对话。

“ 小凛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勤劳一点啊?明明在刑事课这里还算年长的说。”

“诶?我晚上不是挺勤劳的吗?再说了,是真~君自己愿意照顾我的吧,我是满足真~君的心愿哦~”

“哈?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了?”
……………

游木真全程看得瞠目结舌,良久才挤出一句:“衣更君和朔间君的关系,真好啊。”

“那两个人,是青梅竹马吧。”濑名泉朝外斜了一眼,语气有点酸,“真好啊,我也想和做游君的青梅竹马。”

游木真直接无视掉了后半句,“朔间君挺早就成为执行官了吧?作为青梅竹马,他们也有很多年没见了吧。”

“是啊。”濑名泉的声音沉了沉,“不过总归,比起时间,重要的还是美好的过去吧。”

——————————————

游木真在公安局就职三个月,第一次步入生活区。这里是给不能离开公安局的各位执行官在非上班时间居住的地方,设施一应俱全。在绕过大的令人乍舌的餐厅之后,游木真开始思考自己在公安局蹭完晚饭再下班回家的可能性。

啊,果然还是不行。濑名泉会一直粘着他说一些奇怪的话的。他拿那人一向没辙,能躲就躲,无奈那人是他下属,工作时低头不见抬头见,游木真能做的也就是下班以后溜得快一点。

“没有大事不要往那里跑,你要知道那里都是一些潜在犯,不要太接近他们,要是自己的色相浑浊了,你就得一直和他们生活了。”他的上司,公安局的副局长,莲巳敬人,是这样和他说的。

潜在犯……吗?

虽然他手下的执行官都奇奇怪怪的,但是其实都是很好的人。游木真没什么大智慧,对西比拉系统的判定原理想不通,能做的只有服从。话说回来,他毕业的时候,除了自己一直比较擅长的电子领域,还有公安局的判定居然也是A,着实让所有人,包括游木真自己大跌眼镜。

不过,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就真的来公安局了呢?

想不起来了。可能是因为以前看的警匪片的影响,觉得做一个警察很光荣?还是因为得到公安局A判定的人少之又少,他一时得意忘形才“误入歧途”?

我真的适合这份工作吗?

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已经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执行官,朔间凛月的宿舍。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应当值夜班的衣更真绪的母亲生病住院了,真绪请假在医院照看母亲,游木真便自告奋勇的替他值班。

“反正我也经常熬夜打游戏,值夜班没什么问题。”他是这么说的。

衣更真绪却是为难又为难,最后才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地开口:“真,那个,你晚饭后能不能去叫凛月起床?那个人白天特别能睡,晚上却很精神,但是轮班的点还没到他醒来的点。你叫他的时候声音大一点,最好摇摇他。如果实在叫不醒他,要是有人查岗,你能不能帮忙糊弄过去,凛月醒了以后肯定会来办公室的。”

“没问题!衣更君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游木真答应的很爽快。

……………话是这么说。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喂!

“那个,朔间君。”游木真能做的也只有用力摇着他,“该去上班了哦。朔间君!”

朔间凛月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游木真只觉得手腕一紧,接着整个人被狠狠拽向床,还没反应过来,朔间凛月已经一个翻身,扣着他的手腕,将他禁锢在床上,眼神幽深。

游木真的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这,这是什么情况。

“啊,是眼睛君啊,我还以为是真~君呢。”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声音慵懒。

我该吐槽什么,是我叫了你这么多遍你居然没听见,还是其实我也可以被称呼为“ま~くん”?

“哦,真~君和我说过的,他今天有事,你代替他值班。”朔间凛月歪了歪头,回想起了事情的因果。

游木真对现在这样的姿势及其不适应,拼命挣扎着,“那个,朔间君,既然你醒了,我们就赶快吃个晚饭去办公室吧,现在不早了哦。”

“喂,眼睛君。”

“嗯?”

“你的血,好喝吗?”

“哈???”游木真着实被吓了一跳,挣扎的更厉害了,“朔间君,别开这种玩笑了,我的血可不能喝!”

“那么,为什么小濑会那么执着于你呢?”

小濑?泉前辈吗?为什么提到他?

“你们在干什么?”冰冷的声音传来。游木真转头忘了过去,刚刚被提到的人站在门口,脸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

“啊,小濑出现了。”朔间凛月笑哈哈的挪开了身体。

身上的压迫感突然消失,游木真暗自松了一口气,第一次如此感激濑名泉的出现。

“睡间,你在做什么?”

“小濑放心吧~我不会对你的 ま~くん做什么的哦~我有我的ま~くん就心满意足了哦~”朔间凛月随手拿了一件外套,向外走去,“啊,上班了上班了,要不被ま~くん知道我偷懒又要听他说教了。”

游木真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望着濑名泉,尴尬地笑了笑,“朔间君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没有任何回答,他得到的是良久的沉默。

游木真对这样的濑名泉有些不适应,刚才濑名泉的话中也透露出一丝怒意。他也只能单纯的理解为,对方大概心情不好。于是他也不再说话,自顾自整理好衣物,向外走去。

与濑名泉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似乎觉得他好像开口说了什么,极轻极轻,恍若他的错觉。

他踌躇着放缓了脚步,犹豫着要不要转头问问他刚才说了什么的时候,濑名泉已经跟了上来,语气恢复如常,“游君可不能让睡间那种奇怪的家伙吸血哦。”

“我哪里会啊!”

“是呢, 游君只是我一个人的。”

“哈?你为什么又在说这种奇怪的话。”游木真有些头大,但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太像承认,但是这样的濑名泉,他已经多多少少习惯了。

不过,今夜的泉前辈,果然心情不好呢。

————————————————————————————

【past】
濑名泉还记得那天不是一个好天气。

连绵不断的阴雨使整个空气都充斥着让他绝顶讨厌的湿润的味道。他和手下的执行官,一个叫朔间凛月的相当古怪的家伙,正在一条街一条街的穿梭奔走。这片是废弃的街区,没有摄像头,环境也很是脏乱。他能感觉到发丝蒙上的雨水,肩头是湿的,脚踝也是湿的,轻轻的一步也有可能踩进一个小水坑,溅起令人厌烦的水花。

“小濑,这附近似乎也没有呢。”朔间凛月的心情显然也不是很好,语气也比平时更加懒散,“怎么办,我们再去下一条街?”

“去吧。”濑名泉觉得自己的忍耐度快要冲破极限了,但依然不能停下追踪的脚步。

已经是第三起案件了。有人在公园偏僻的草丛里发现了年轻女性的尸体,死因是氰化物中毒。尸体完好,没有被虐待的现象,因为面容没有破损也很快在数据库中对应出了死者身份。

与前两件案件一样的是,死去的女性都被穿上了纯白的连衣裙,虽然因为氰化物中毒她们的脸色都已经苍白浮肿,但仍然能隐隐辨认出受害之前的样貌是何等精致。

与前两次案件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在案发街区检测到了犯罪系数超标的潜在犯。

也就是拖他的福,刑事课不得不连夜加班把他找出来处理掉,濑名泉相当不喜欢熬夜,对皮肤和身体都不好。一旁的朔间凛月倒是一到晚上就精神十足,但是此刻显然耐性也被磨的差不多了。

妈的,真能躲。

附近的几个废街区就这么大,他们已经走了不少路都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踪影。刑事科本就缺人,这样的工作量分摊到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身上,确实是有些重了。

濑名泉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不是说有新任的监视官吗?还没有上任吗?”

朔间凛月摊了摊手,“谁知道。”

“真是超——烦人,他要是赶紧来,现在还能帮帮——”

“小濑。”朔间凛月打断了他,指了指半条街以外的地方,他的夜视能力一直很强。濑名泉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了隐藏在黑夜中缓慢挪动的人影。人影相当模糊,但是移动动作迟钝而缓慢,就像是行动不变的老人,或者是……身负重担一般。

“等一下,他是不是,带着人质。”濑名泉皱紧了眉头。

“真不愧是小濑呢~没错,这可有的我们烦了。”

他们举起武器,猫着腰小心地跟了上去。与追踪对象维持着适当的距离。那是一个中年的男子,驾着一个穿着很家居的年轻女子,女子看上去像是昏迷状态。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朔间凛月举起枪,果断拨动了板机。

支配者,公安局配备给各位监视官和执行官的武器,对犯罪系数超过指标的人,将有两种不同模式,此刻他使用的,便是麻醉模式。

被打中的男人发出了低沉的吼叫,身上背着的女人也滑倒了地上,然而男人却没有立即倒下,而是迅速从怀中掏出了明晃晃的刀具,直直对着他们,手抖的厉害。

“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要追着我!我不过就是被扫描到色相轻微浑浊而已!”

濑名泉并没有说话,虽然心里的疑云逐渐升起,但是手上的枪没有敢松懈半分。

“犯罪系数,超过320,执行模式——致命消除。”

他正准备开枪时,男人却突然拽起了地上的女人挡在身前,将刀架在了女人的脖颈上。女人因为剧烈的震动惊醒了过来,感觉到脖子上的金属刀具,尖叫了起来,“不要杀我!别动我!”

女人的精神状态显然也到了极限。

“犯罪系数,295,可执行对象。”支配者扫描到女人,给出了其实并不令人意外的结果。这个数值可以说是相当危险了,如果再上升一些的话……

“放下枪!!”男人的刀又抵上了两分。濑名泉缓缓放下了枪。

“小濑!”朔间凛月低声提醒他。

女人放下了抓着男人胳膊的一只手,缓缓地,滑向身上家居服的口袋。估计是想掏出打火机一类的东西,这附近是废弃工厂,空气里充斥着汽油味。而男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他们俩身上,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濑名泉突然高声喊道:“别怕!我们是公安局的,我们一定会救你的!”

女人的手抽搐的一下,但是依然向着口袋的方向伸出。

啧!真麻烦。这女人的犯罪系数,估计是要超过300了。

明明应该是被救援的对象。

“还是我来吧,小濑。”朔间凛月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心里知道他身边作为顶头的监视官从来没有使用过支配者的消除模式,“说到底,这本来也还是执行官的工作啊。”

正当他准备迅速掏出藏在暗处的支配者时,对面的男人突然发出一声吼声,只见他肩膀后部突然以相当快的速度肿胀起来,然后随着整个人炸成血块。

“啊!!!”女人摔倒在血泊中,尖叫着往前拼命爬着。随后她也被击中了,不过是麻醉枪,她只是倒了下去。

濑名泉莫名松了一口气,望向朔间凛月,朔间凛月摆了摆手,“不是我,我还没来得及。”濑名泉盯着昏迷的女人和大滩的血迹,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

远处响起了脚步声,声音逐渐清晰。濑名泉和朔间凛月就这么盯着声源处,支配者也被握紧在手中。虽然他们清楚能用支配者的人,既然不是刚刚与他们联系过的别的监视官或者“猎犬”,那应当就是他们刚才提及的新任监视官了。

终于转角处出了一个人,顶着一头打理的很好的在微弱的光源下也掩盖不住光芒的金发,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但是——漂亮的说不出话。

“人偶”,那是濑名泉的第一印象。他很像小时候见过的精致的人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机械的感觉,就像是被下达命令的机器人一样。后来也证明了濑名泉的直觉并没有错。

“濑名前辈。”来人慢慢走近濑名泉,弯腰鞠了个躬,从手腕的全息投影中展示了自己的证件,“我是今天任职的新的监视官。”

他抬起头,濑名泉这才看清他的双眸,是很幽深但是纯净的宝石绿,他的眼中什么都没有,没有作为新人的紧张,没有完成任务的放松,甚至连聚焦视线的光都没有。

可是,是美丽到极致的颜色。

“我叫游木真。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