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衣_ALTER

只会说可爱的废人

【ES/泉真】无罪者02

☆PSYCHO-PASS的paro,私设和bug遍地
☆cp为濑名泉×游木真,微量的朔间凛月×衣更真绪
☆自嗨产物,文笔差还水的一笔,只能尽量流畅一点
☆双线,过去和现在,(为了防止自己弄混)会标注past/now

☆日服卡池令我爆炸,hekk你就是我爸爸

【now】

游木真跌跌撞撞地跑向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是在实际约定时间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明星昴流相当眼尖,老远就在向他招手,嘴里还不停叫着:“阿木~阿木~”

游木真终于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样子颇为狼狈,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说,眼镜也是歪的,脑袋上还有一搓头发不甚服帖的高高翘起,显得有些滑稽。

“诶?阿木你怎么喘成这样?公安局的工作怎么可以体力这么差,我们还是现在再去跑两圈吧………小北你干嘛!”

冰鹰北斗径直无视了被他狠狠砸了脑壳的明星的抗议,关心地问游木真:“游木,你还好吗?坐下来歇一会吧,想喝什么?”

游木真疲惫地靠坐在椅子上,“我都可以……能提神的就行了。”

“阿木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呢!”昴流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点一样笑了起来,不出意料地又被北斗打了一下。

“游木,最近公安局很忙吗?不过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大案子啊?还是你还没能适应公安局吗。”北斗关切地问道。然后又被明星插了嘴:“小北,你这不是看不起人吗!就算是阿木,都入职三个月了,怎么可能还没适应!”

游木真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明星君好过分——!”

不过他说的也没有错就是了……我可不就是入职三个月还没适应,游木真有点自暴自弃地想。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游木?”

“不不不。”游木真连连摆手,“真的不算什么啦。就是有一个……前辈,也算是我的下属吧,他一直都对我态度很奇怪……”

“唉?阿木!他是不是欺负你!我去打他!”

“明星!”北斗又给了他一拳,“好好听游木说,不要插嘴。”

“他不是欺负我啦!就是……经常粘着我说一些很奇怪很恶心的话,态度太过热情了。”游木真皱紧了眉头,“我是不是哪里不小心得罪过他,弄的他这么讨厌我?”

“什么话?”昴流好奇地问。

游木真欲言又止,脸也憋的有点红,最终还是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就什么……喜欢啊,之类的。还自称是我的兄长,最常说的也就是夸我脸长得漂亮了。”

明星昴流有点懵了,茫然地眼神求助冰鹰北斗,北斗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所以,你怎么会觉得他讨厌你?”……不是看上你了?

“可是。”游木真抬起头,一脸茫然,“他只夸过我漂亮。”

“上个月吧,有个网络犯罪的犯人,我很快就找到了犯人的IP和位置,大家都说我技术真的很厉害,连局长都夸了我好几回。”

“只有他,什么都没说。看上去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讨厌我吧,觉得这种技术也就勉强能见见人。毕竟我平时的基本训练几乎都是在拖后腿呢。”

游木真无奈地笑了笑。

“在他眼里我只有脸是优点吧。”

昴流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木加油你一定能成为最棒的警察的!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个前辈用敬佩的语气说你是最优秀的!”

他力道有点大,游木真被拍得有些疼,但是心里还是有一股暖意涌了上来。

他正了正色,“我会努力的,最好不敢说。但我一定会让前辈认同我的!”

——————————————————————————

“啊啦小泉,还在练习?”

濑名泉没有理他,以干净利落的动作将对方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立体影像消失以后,他才抹了一把汗,施舍给鸣上岚一个眼神,“什么事?”

“诶?小泉忘了吗?今天是我们俩值班啊,人家才特地来叫你想和你一起去的。”

“烦死了,这种事情我当然记得。”濑名泉一脸不耐烦的模样,“等我洗把脸,马上就去,你先过去吧。”说完就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完全没有要等鸣上岚的意思。

鸣上岚小跑着跟了上去,“小泉以前值班可积极了,今天居然这个点了还在练习。嗯,让人家猜猜,今天是小真绪值班不是小真,所以你没动力是不是?”

“你好烦啊!既然知道就不要说出来!”濑名泉头上已经可见隐隐的怒火了,“什么嘛,不过是和衣更换了一次,怎么排班表干脆都改了。”

“我就知道。”鸣上岚咯咯笑,“小凛月也是抱怨了很久呢,从昨天一直睡到现在,不知道有没有醒呢。”

濑名泉没理他,走近了水池,打开水龙头。

“不过小真绪当值,小泉还是会去,小真值班的时候,不知道小凛月会不会及时去呢?”

濑名泉猛地关掉了水龙头,“他要是敢欺负游君,我绝对不放过他!不对,要他干什么,我直接去找游君和游君一起值班就是了。”

鸣上岚无奈,“不行哦小泉,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超烦人! 啊——真是的,还是让他们把排班表换回来吧!”

“去求求小真绪吧,那孩子也在为时间没和小凛月重叠而发愁呢。监视官提议的话,应该比执行官有用吧。”鸣上岚建议道。

濑名泉突然就转头又大步走了,“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去找那个衣更说。”

鸣上岚完全跟不上说风就是雨的濑名泉的思维,也只有叫着“等等”快步很紧了上去。

“话说小泉对小真真的是很执着呢,明明小真才入职三个月。小真绪那边是幼时玩伴人家倒可以理解呢……小泉以前也认识小真吗?”

濑名泉的步子顿了一下,“不。”

“不认识。”他又说了一遍。

鸣上岚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啊啦,那就是一见钟情了。呵呵呵,年轻真是好啊~”

一见钟情…吗?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有错啊。

“加油哦小泉。”鸣上岚冲他眨眨眼。

“………你好烦啊。”濑名泉有点无奈地笑了起来。

是的,我已经接受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一切重新开始就好了。

对吧,游君。

————————————————————————————————

【past】

“诶?小濑还在写报告?”朔间凛月摇晃着罐装果汁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明明已经应该下班了的濑名泉依然对着电脑键盘抓耳挠腮,他凑近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居然还在写几天前的任务报告。

“我都说了我只是想确认下,莲巳那家伙却偏要我写清楚,真是超——烦人!”

朔间凛月顺势往桌面上一坐,想起副局长莲巳敬人出了名的漫长说教,口气有点幸灾乐祸,“嘛,副局长就是那种类型的人。话说回来,我也想不通呢,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那样。”

突然举起支配者,径直对准了刚刚靠近的自称游木真的人。

“犯罪系数,低于20,不是执行对象,扳机上锁。”

放下支配者的时候,迎接他的是绿瞳中终于出现的名为惊讶的波动。

濑名泉烦躁地把自己的银色卷发弄的更乱,“所以我说我只是想确认!”

“是吗?”朔间凛月语气凉凉的,“人家都放出证件了,也有支配者的使用权,没什么可以质疑的吧。”

“这叫谨慎!谨慎懂吗!”

当然不是这样的理由,濑名泉自己心里清楚,但是真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大概也就是,生气了罢了?气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看清游木真的整张面容、尤其是眼睛的时候,就是有一股无名邪火在乱窜,这点他当然不会和别人提起。

朔间凛月已经迅速把手里的果汁喝完了,仰头把易拉罐晃了两下,确认喝光了以后随手一扔,引得濑名泉狠狠瞪了他一眼。

“呐,今天是小濑值班吗?”

“不是我。”濑名泉似乎是想到了报告该怎么写的令副局长满意,手上打字速度飞快,“我只是想把报告写完再回家,值班的是那个游木吗?”

“啊。”朔间凛月突然哑了一秒,“我想起来了,游木监视官说他今天和二系的守沢监视官换过了。”

“哈?你不早点想起来还问我,睡间,你最近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诶——”朔间凛月声音拖得老长,“小濑这么说我好过分啊。我虽然是吸血鬼,但是在吸血鬼里年纪不算大啦~都是那个游木监视官的错,我对血不好喝的人不感兴趣,他讲的话我当然记不住啦。”

濑名泉斜了他一眼,对吸血鬼这个疑似中二病的设定没有发表评论,反而顺口接下了他的话茬,“你怎么知道他的血不好喝,你不是就喜欢看上去白白嫩嫩的人的血吗?那个游木,其他不说,皮肤真的挺不错的。”

“皮肤是不错啦,感觉轻轻一咬就会破了。不过重要的是气味,气味!”朔间凛月摇了摇头,“他的气味太寡淡了,闻着就提不起食欲,不像小濑,小濑的血是‘人类’的味道呢~”

——————————————————————

濑名泉最后也没和朔间凛月纠结到底什么样的血才有“人类”的气味。他很快地写完报告收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第二天再交,大步踏出公安局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劳累。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是很好,天空阴沉沉的,不出太阳,却也没有大雨将至之前的闷热之感,偶尔吹来的风凉飕飕的。

濑名泉腹中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即使很累,他也决定自己去采购一些东西回去做晚饭。现在的科技很发达了,家里的智能系统完全能替他做出符合卡路里标准的健康又美味的晚餐,但是濑名泉很喜欢那种亲手做饭的感觉,他一直坚持着三餐自己做,俨然已经算自己的兴趣之一,并且厨艺还很不错。

住的公寓旁边有个不大不小的便利店,卖的东西也不错,最主要的是很方便,下班时顺路就可以买些食材回家。他已经花费了半个路程的时间决定好了今晚超低卡路里预定的蔬菜沙拉的晚餐,甚至做法也已经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差食材这个东风。濑名泉的疲劳感也越来越强烈了,只想赶紧奔向目标柜台,买完就付钱走人,速战速决。

然后他看见了游木真。

不得不说游木真在人群中真的很好认,他的脸属于那种精致到让人难以忽视的类型。濑名泉不太愿意承认那是他非常喜欢的长相,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场合不太对,光线也不是很好,回到公安局的办公室仔细一看,确实是挑不出毛病的面容。虽然神情很淡漠,平时看不出什么情绪,说话的语气也是四平八稳的,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真的像是人偶一样了。

而人偶先生站在冰柜前,盯着里头的牛排,手微微指着标价的牌子,一个一个过去,还是没伸出来取出那个。

“你要牛排的话,这个比较嫩,分量也适合,性价比比较高。”

游木真眼皮跳了一下,侧头看见自己新工作的银灰色卷发的前辈,伸长了手,取走他刚才指的牛排。

“晚上好,濑名前辈。”游木真的语气很谦恭。

啧,又是这种语气,濑名泉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邪火又一下子窜了上来。

“晚上好。”濑名泉用不耐烦的眼神上上下下扫了游木真一圈,“你不是和守沢换了值班,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结果倒是很悠闲地在这里挑选食材啊。”

“我有事情的。”游木真辩解了一下,然后微微低下了头,“不过已经结束了。”

“喂,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不过既然结束了,还是赶紧买完东西回家休息吧。接下来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大事,你可别拖我的后腿。”

游木真眨了眨眼,模糊地察觉到了面前冷面的前辈有些蹩脚的善意。北斗说过的,接受了别人的善意的时候要………

“谢谢你,濑名前辈。”

他的声音如同清晨初啼的小鸟的鸣叫声,不轻不重地压在濑名泉的耳膜上。濑名泉突然没来由地烦躁,“我没什么值得你感谢的,快点买完东西走吧。”说着就大步流星不管不顾的走开了。

游木真点了点头,踏着小步伐紧紧跟上。濑名泉转头看了两手空空的游木真一眼,诧异地问:“你不是要买牛排的,怎么没拿?”

“不……那个。”游木真低下了头,“我买了也不会做,所以就不拿了吧。”

“哈?那你家的系统呢?会帮你处理食材的吧。”

“我拆了。”

濑名泉猛地停下了脚步,害的后面紧跟的游木真一时没留意就撞了上去,然后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连退三步,拼命鞠躬道歉。

“你刚才说什么?拆了?”

游木真这才停止了动作,抬起头,“对啊…它好吵。北斗说了,我在家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北斗是谁?自己的喜好又是什么东西?所以拆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程序?

莫名其妙。

不过濑名泉算是明白了一点,这个突然出现的,叫做游木真的后辈,生活能力趋近于零。

濑名泉心里的烦躁突然一扫而空了,这个长相精致但是古怪而又笨拙的后辈,出乎意料地让他前所未有的感兴趣。

不……应该说是意料之中吧。

“濑名前辈??你要去哪?”游木真诧异的看见濑名泉掉头原路返回。

“你不是不会做牛排吗?”濑名泉回头,似笑非笑,“再买一块,我来做,来我家一起吧?”

评论(2)

热度(23)